行业相关

光存储集成需要解决哪些痛点?

与传统能源相比,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普遍存在间歇性、波动性问题,需要储能来平滑稳定电力系统的运行。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2022年,全国新增投运储能项目装机容量达870万千瓦,平均储能时长约2.1小时,较2017年增长110%以上。

2021 年底,随着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比重不断增加,储能将在未来电力系统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关于加快新能源存储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存储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存储将从商业化初期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
因此,“储能”成为今年两会的热门话题,不少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纷纷建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能建集团(601868.SH)党委书记、董事长宋海良认为,目前新能源储能在电力系统应用的稳定商业模式尚未形成。 完全成型。 因此,他建议加大力度支持企业探索
支持新能源基地规模化输出、缓解供电压力、提高新能源本地消纳能力等应用场景的新能源储能一体化解决方案,深度挖掘新能源协同价值 存储集成。

宋海亮还建议,应给予企业适当政策,探索共享储能商业模式。 做好储能总体设计
参与各类市场,实现有效对接,引导独立储能运营商形成多元化成本渠道和利润渠道。

首先,光伏产业和储能产业天然齐头并进、相互成就。

“光伏产业的发展需要依靠储能携手并进,而不是孤军奋战。” 张光春 高级副总裁兼储能事业部总经理阿特拉斯太阳能发电集团技术部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光伏行业的发电成本已经达到可负担并网的水平,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是如此。 然而电网承载能力有限,这一问题的解决依赖于储能技术。 储能主力是电化学储能,也就是今天说的锂离子电化学储能。

张光春进一步表示,今天我们看到的储能领域的发展就像15年前光伏行业的场景,但我认为储能行业的发展速度会比光伏行业15年更快 前。 这背后既有资本市场对行业的关注,也有技术上的支持。 “在快速推进的过程中储能的发展,难免会出现不平衡的情况。 我们现在有产业、有产品、有市场、有政策,但还需要完善。 我们希望几年后,加上储能(成本)后,光伏发电的成本仍然低于传统能源发电的成本。”但目前储能行业发展仍存在痛点有待解决,比如国内风光项目强制配置储能的现状。

“和光伏一样,储能的发展也并不顺利。” 曲晓华,中国检验检疫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美国3月8日在第六届CSIQ 38光存储技术论坛上公开表示,目前国内风电和太阳能项目的强制能源分配和存储就像点菜一样,增加了成本,但没有相应的收入。 支持储能不被重视,一般是分配而不使用。 去年,我国景区项目配置储能利用率为6.1%。 这样一来,配置低、性能差的储能设备就有机会中标,劣币带动良币,成为行业发展的隐患。

曲晓华进一步强调,好消息是,政府已经开始关注国内储能市场的情况,并将于近期出台政策,让国内储能市场回归可持续发展的正确道路。

全国人大代表、天能控股集团(688819.SH)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天任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在调研中发现,能源面临的一大问题 目前储能行业存在的问题是,目前在建和已竣工的储能项目中,发电侧分布式储能项目较多,电网侧和用电侧共享储能项目较少。 消费端。”

据中国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截至2022年底,全国批准的储能项目95%以上为发电侧储能项目。

因此,张天任建议国家进一步完善新能源储能政策机制,尽快出台用户侧储能接入验收管理实施细则,打破“分区售电”的玻璃墙 ”,降低或取消大中型储能项目基本容量电费,支持储能项目作为独立市场主体参与电力市场。

分享文章

相关文章